深圳合同纠纷律师
您当前位置: 首页 律师文集 合同订立

2019年合同形式审查的要点有哪些?广东深圳合同实质审查哪些内容?

2019年3月23日  深圳合同纠纷律师   http://www.szxmgqlaw.cn/

  合同形式审查是合同管理的基本工作,其目的是利用规范的管理手段事前防范合同风险。合同形式审查的方法,主要是依据公司的管理制度及流程规定,对合同前置审批流程、合同资料、文本表述、逻辑结构等内容的审查,该项审查一般不涉及具体的法律实体问题。

  高旭龙律师深圳合同纠纷律师,现执业于 ,执业数载,积累了丰富的司法实践经验。依据法律,结合事实,充分考虑当事人的诉求,从而“解决问题”是高旭龙律师的追求。法律功底深厚,办案思路清晰,注重细节,庭审经验丰富,代理了合同纠纷案件,以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为己任,深受当事人的信赖和好评。秉承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的原则,始终把当事人合法利益最大化作为目标。

合同形式审查的要点有哪些?

  合同形式审查的要点,依据内容分为以下几类:

  (一)前置审批流程审查要点

  要点1.审查合同审批表的填写是否规范准确

  常见问题:合同审批表的基本信息填写不完整、不规范、不清楚、与合同内容不一致等。

  要点2.审查合同的形式选择是否合规

  常见问题:没有按照要求使用公司已经制定的合同范本。

  要点3.审查合同项目是否具备签约的依据,即是否通过公司立项审批或具备上级公司文件

  常见问题:缺乏立项审批或其他依据;合同内容超出所依据文件的内容范围。

  要点4.审查对方供应商的选择方式是否符合公司的管理规定

  常见问题:供应商的选择方式不符合规定。应当招投标的项目,没有进行招投标;应当竞争性谈判的项目,采用了独家谈判等等。

  要点5.审查合同选择的审批流程是否选择正确

  常见问题:没有根据合同管理办法及审批流程的规定,选择恰当的合同审批流程。就集团公司而言(包括有限公司、集团公司两种合同审批流程),属有限公司的合同错走了集团公司的合同审批流程等;又如,地市公司的超限额合同,没有选择《超限合同审批流程》送省公司审批等。

  要点6.审查授权委托手续是否完备

  常见问题:合同签约主体非法定代表人时,缺乏合法有效的授权委托手续。对于无权代理、越权代理、无权处分的主体签订的合同,可能导致合同被变更、被撤销或无效的法律后果,因此,涉及授权代为签订合同的应当对委托授权书进行审查。

  (二)报审资料完整性、符合性审查要点

  要点1.审查报审资料的种类是否完整齐全

  常见问题:资料不完整,如缺少合同附件、立项审批文件、供应商评审结果文件、谈判记录、对方的资质证明等。

  要点2.审查合同背景资料的内容是否与合同内容相符

  常见问题:立项审批文件的内容与合同内容不一致,如合同的标的种类、数量与审批文件有偏差,中标供应商与合同对方主体不一致等。

  要点3.审查报审资料形式是否完整

  常见问题:没有按要求提供资料的原件;提供复印件的资料,没有按要求盖章,如对方的营业执照复印件应该加盖对方公章等。

  (三)合同文本形式审查要点

  要点1.审查合同文本结构是否完备

  常见问题:合同的开头、正文及结尾三部分不完整。

  要点2.审查合同当事人的基本信息是否正确

  常见问题:当事人名称与营业执照上的名称不一致,当事人的银行帐号、联系地址、联系电话等重要信息缺漏,当事人法定代表人、地址等信息与营业执照登记信息不一致等。

  要点3.审查合同当事人在文本中的称谓是否前后一致

  常见问题:称谓不一致,如买卖合同中,同时存在“买方、卖方”与“甲方、乙方”两种称谓,且没有指代关系。

  要点4.审查合同金额是否准确一致

  常见问题:金额只有小写没有大写、金额大小写不一致、数字计算错误、数量级错误、单位错误、分期付款总额与合同总金额不一致、合同金额前后不一致等。

  要点5.审查合同期限的表述是否准确且前后一致

  常见问题:如合同上文表述为“期限一年”,下文表述却为“自2008年1月1日起至2009年2月”,表述前后矛盾。

  要点6.审查文本行文逻辑是否前后一致、约定是否明确

  常见问题:合同中存在前后逻辑混乱、表述矛盾、词义含糊不清、约定不明确等情况。如合同中出现类似“……相关事项由双方另行商定”的表述,该表述缺乏实质性的内容,等于没有约定。

  要点7.审查合同条款序号是否连续,合同条款指代是否准确

  常见问题:在合同拟定过程中增加或删除一些条款,没有修改相应的条款编号,而合同中往往会出现“参照本合同第××条”或“若出现本合同第××条约定的情形”等具有指代内容的条款,条款序号出错,随之导致指代错误,产生混乱。

  要点8.审查排版是否规范、整齐、美观

  常见问题:层级条款的序号不符合使用规范、字体大小不一、页码不连续等。

  要点9.审查数字区间的表述是否明确

  常见问题:数字区间存在重叠或缺漏导致约定不明,如维护服务质量考评办法,得分区间的临界值重叠或遗漏,全用“≦、≧”,或全用“﹤、﹥”等,如设置四个分档并支付不同比例的合同款时,四个分档约定为:70分以下,70—80,80—90,90分以上。上列各分档之间存在重叠,且以上、以下未标明是否含本数,如恰巧考核得分为重叠的分数时,则可以按不同比例付款,极易导致争议。

  要点10. 参考范本或惯用文本起草合同时,审查相关信息是否前后一致

  常见问题:合同信息前后矛盾、逻辑错误、排版混乱等情形。如直接对模板的条款进行删改,常存在增删之后未相应调整条款序号的情况;未依合同文本增删附件,存在附件指向与附件内容表述不一致的问题;变更合同的条款序号,存在原有引用条款与调整后的条款内容不一致的问题,如原来引用23条作为付款条件,序号调整后,23条非付款条件的规定。

  要点11.对于使用范本起草的合同,审查文中空白项是否填写清楚完整

  常见问题:部分空白项填写不清楚或没有填写内容,也没有划线标示删除。不填写或填写不清,容易造成合同相关内容不明确、权利义务不细致、违约责任难以追究等一系列问题。

  要点12.审查合同是否列明了附件清单、且与实际送审附件内容一致

  常见问题:合同设有附件,但没有清楚、完整地列明所有附件,或者附件清单与实际送审的附件不一致,或者附件的序号与合同正文中的引用序号不一致。

  要点13.审查合同双方当事人是否在合同上签字或盖章

  常见问题:签字、盖章不全。

  要点14.审查签字人是否法定代表人或其授权代表

  常见问题:签字非法定代表人或授权代表人。

  要点15.审查单位对方的法定代表人或负责人签字是否与营业执照上的名字一致

  常见问题:签字不一致、签字潦草无法辨认等。

  要点16.审查自然人对方的签字是否与身份证上的名字一致

  常见问题:签字不一致、签字潦草无法辨认等。

  要点17.审查合同签署部分对方当事人的盖章是否正确

  常见问题:印章上的公司名称与合同中书写的单位名称不一致、盖章非公章或合同专用章。

  要点18.审查授权代表的签字是否与授权书上受托人的名字一致

  常见问题:签字不一致、签字潦草无法辨认等。

  要点19.签署部分的签章及日期是否有缺漏、日期是否前后一致

  常见问题:文本及附件中需要签章的地方不只一处时,出现签章缺漏,如保密协议等附件没有签章;合同的签订日期没有填写,或虽填写但与正文中约定的日期前后不一致等。

  要点20.审查合同文本及附件是否页签或加盖骑缝章

  常见问题:没有按规定页签或加盖骑缝章。

  要点21.其他与合同文本相关的问题

合同实质审查哪些内容?

  实质审查内容

  1、审查合同主体资格、履约能力的常见问题

  (1)不具备营业执照的法人分支机构且未经法人授权;

  (2)未成年人、精神病人;

  (3)营业执照过期或未通过年检;

  (4)连续两年未年检被工商吊销营业执照;

  (5)对于特殊行业的主体,不具有从事合同项下行为的资格,(建筑承包资质共四级,只能承包与其级别相符的工程,通信类、供电类还要经过特定审批)

  展开说明企业分支机构对外签约问题:

  由于法人分支机构并不具备完备的合同签署权限,因此与其签约可能存在一定法律风险。

  如果法人的分支机构依法设立并已领取营业执照,则属于《民事诉讼法意见》中规定的“其他组织”范畴,具有缔约能力,可作为合同主体。但应结合该分支机构规模衡量其履约能力,对于金额特别巨大或存在较大法律风险的合同,从安全考虑,最好要求该分支机构提供相应法人对其签署合同的授权文件。

  如果是法人非依法设立的分支机构,或者虽依法设立但没有领取营业执照的分支机构,且未经法人授权,则其不具有民事主体资格,其对外签订的合同一般会被确认无效。如其事后经法人追认,可视为法人行为。因此,尽量避免同此类分支机构签订合同。

  2、审查合同效力、合同条款效力的常见问题:

  (1)存在《合同法》第52条规定的5种导致合同无效的情形:

  ①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的合同,损害国家利益的;

  ②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的;

  ③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

  ④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

  ⑤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

  (2)存在《合同法》第53条规定的无效免责条款:

  ①造成对方人身损害的;

  ②因故意或重大过失造成对方财产损失的;

  (3)需要依法办理批准、登记手续的或约定办理批准、登记手续后合同才生效的,未跟踪了解合同是否向有关机关办理批准或登记备案;

  高旭龙律师 广东深圳知名律师,承办合同纠纷案例近千件,经验丰富,在办理案件中可以快速找到使案件得到正确解决的法律关系的切入点,使案件解决的结果符合法律公正本意,并且使当事人的合法利益得到最大的保护。